三省一市描绘产业分工线路图: 沪浙首提长三角

浏览量:261 时间:2019-01-29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2019年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国家战略,即将迎来新的加速推进期。

截至1月27日,上海、浙江、江苏和安徽三省一市的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皆已正式对外发布。在今年四地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推动与实施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成为各地报告中今年政府工作的重要内容。

各地政府工作报告中,皆将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构建现代产业体系作为加快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的重要载体,且不同省(市)针对自身的产业基础分别提出了构建现代产业体系的产业分工和实施路径。

除此之外,上海和浙江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还首次提出了“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的概念,并使其成为加快落实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与具体实践目标。

受访专家表示,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后,浙江与上海在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要求合力打造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具有重要的实际意义,将打破传统意义上的空间发展概念,更多地注入共享、协作与创新体制与机制要素,成为新时期推动区域高质量发展,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的重要支撑。

培育跨区协作新动能

2019年三省一市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加快落实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战略,成为今年政府工作计划中的关键之举,尽管报告内容各自的着力点略有不同,但区域分工与协作特征开始凸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安徽、浙江和上海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都明确提出了参与制定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规划纲要的工作要求,且明确在2019年内要完成制定各自实施方案的目标。

值得一提的是,在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中,上海无疑是该规划内容的核心。集中体现在上海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了要“发挥龙头带动作用”;安徽与浙江两省则分别在报告中写明以“深度参与”和“制定区域行动纲要”着力进行推进,希望在2019年内完成各地方的具体实施方案内容。

公开消息显示,去年11月初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后不久,国家发改委就启动了《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的编制工作,且很快将正式对外予以发布。

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潘毅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正在编制的《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是在去年三省一市签订的《三年行动计划》框架下,为明确各自省(市)的规划实施任务,从宏观整体上进行编制的具体行动纲领。

“规划纲要发布后,要细化到每个省、每个地方的实际行动中去。”潘毅刚告诉记者,三省一市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编制属于各地的规划纲要,并不意味着各省(市)独自实施,而根据总体规划的框架,进一步来明确各地区内具体规划落地的实施方案与实践路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2019年三省一市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对深入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分别列举了各自不同的重点实施举措,集中体现在通过推进跨区域协作的实施路径和现代化产业体系,为未来进一步推动跨区域协作培育新动能。

例如,江苏省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认真落实《淮河生态经济带发展规划》,加快推动宁杭生态经济带发展;安徽省提出要推进世界级机场群、城际轨道圈、国省干支线、油气管网统一规划建设等;浙江省提出要推进嘉兴全面接轨上海,合作共建G60科创走廊、牵头抓好数字长三角、世界级港口集群,以及油气贸易中心建设等。

与此同时,作为长三角龙头的上海,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则明确了在基础设施、科技创新、产业协作、生态环境、市场体系等领域内推进合作项目建设。除此之外,还将推动健全区域养老服务、医疗卫生、人力资源、社会保障等公共服务领域的合作机制。

“从三省一市的政府工作报告看出,跨行政区域培育新动能、构建现代产业体系,将会是今年各地深入推进国家战略的重要支撑。”潘毅刚认为,尽管各自的着力点不同,但今年三省一市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体现出的区域分工与跨区域协作趋势已经十分明显,将推动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向纵深处发展。

打造高质量发展示范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今年三省一市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的概念首次出现在上海和浙江两地的报告中,成为今年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国家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具体来看,1月27日上午,上海市长应勇在今年政府报告中指出,“全力实施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合力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建设”。

浙江省省长袁家军作政府工作报告时,也提到2019年浙江要坚持全省域全方位融入长三角,充分发挥浙江体制机制、对外开放、数字经济、绿水青山、民营经济等优势,制定浙江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行动纲要,共同打造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

华东师范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曾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的方案制定与推进进程,已经成为当前三省一市落地实施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的重要考核与检测依据。需要指出的是,与以往传统经济发展示范区基本为实体空间所不同的是,此次三省一市将要共同打造的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将会突破地理空间的概念,转而向制度空间的共建方向进行升级。

“关键是在制度空间内对体制与机制的创新,如何形成一种共享机制,这种共享不再是传统成本洼地的共享,而是创新驱动发展要素的共享。”曾刚告诉记者,通过示范区的打造,推动三省一市的联合与协作创新共享机制,这与传统意义上各自行政范围内创建的经济示范区模式截然不同,其核心是“通过协商的方式来解决,而不是自上而下的行政命令来推进。”

潘毅刚则认为,当前努力提升区域经济一体化的程度,已经成为我国扩大国内市场的重要抓手,从这个角度来说,长三角地区在人口密度、产业相关和发展水平等方面的接近程度都很高,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对全国的区域协调发展而言,都起到了重要的示范作用。

“中国市场本来很大,但原来的行政区划对经济发展有一定的限制,与当前高质量、现代化的发展理念不符。”潘毅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除了区域协调发展的示范意义外,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其实也是要打造一个高质量、现代化发展的样板。

“本身长三角的内生市场动力就很强,再通过合力打造示范区的政策推动,必然会整个长三角跨行政区域的融合产生一个强大推动力,推动这一政策的加速实施。”潘毅刚总结指出。